Home About us Members &
Partnerships
Conference & Symposium
Visiting Scholar
Program

Cooperative
Research Program

Report &
Thesis

Research
Briefing

What's
New
Contact
CH JP KR EN
 
     
 

南开大学法学院东北亚财税法研究中心助理
弓舒同学参加天津市经济法学会第四届年会
并做大会分组发言,同时获论文一等奖


June
20, 2011

 
     
 

 


 

2011年6月19日,天津市法学会经济法学分会第四届年会在天津工业大学人文与法学院召开。来自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天津工业大学等高校的50多位学者与研究生参加了本次会议。本次会议的主题为经济法权利(权力)研究。
经杨广平副教授建议和指导,中心助理、南开大学经济法专业研究生弓舒同学参加了本次会议,并向大会提交论文《论纳税人的隐私权保护——美国IRC “纳税人信息披露许可规则”的分析与借鉴》。在会议研讨阶段,弓舒同学针对论文内容做了会议发言。发言中简要介绍了论文的选题背景,并从法理基础、国内立法现状、美国纳税人信息保护规则和借鉴以及立法建议等方面介绍了文章的内容与结构,对纳税人的隐私权保护问题进行了简要的分析。该论文在会议参会论文评选中获得一等奖。
在会议上,与会的学者和研究生同学还就经济法权利与权力、研究生论文选题的学术与实践意义等问题就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弓舒同学表示,参加这样的学会会议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令她受益匪浅。希望以后还能有更多的机会进行学习和交流。

会议论文:
论纳税人隐私权的保护 —对美国IRC“纳税人信息披露许可规则”的分析与借鉴— Internal Revenue Code(中文)

The Summary of the conference speech

各位老师、同学,大家好!
首先,非常感谢经济法学会给我一个会议发言的机会,能与在座的各位老师、专家学者以及各位同学进行交流,我感到十分荣幸!同时也请在座的各位老师和同学对我的文章提出宝贵的意见。
今天与大家交流的主题是纳税人的隐私权。纳税人隐私权是纳税人权利体系中的重要部分。在我国,随着金税工程的推进,税务信息化的程度越来越高,税务机关越来越容易、也越来越多的在获取纳税人信息。尽管我国目前已经初步建立了税务信息保密的制度,但是这种通过税务机关的“保密义务”来间接地保护税务信息的规则已经明显具有滞后性。而美国是针对纳税人隐私权立法较早的国家,最早可以追溯到南北战争时期的所得税法案,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尤其是76年得《税收改革法案》,建立了相对完善的纳税人隐私权保护制度。但是由于这部分制度十分庞大和复杂,限于文章篇幅,只选取了其中纳税人信息披露许可的部分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在借鉴美国经验的基础上,为我国税务隐私的保护立法提供一定的借鉴。

文章的内容主要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对纳税人隐私权保护必要性的分析。首先,纳税人隐私权是一项经济法权利。在这样的权利义务结构中,由于税务机关权力的命令性、强制性和执行性特点,纳税人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强调对其保护势在必然。
第二,税收法律关系体现纳税人与国家之间的契约关系。国家按照纳税人的信托提供公共服务,课征纳税人的财产必须经过纳税人同意。税务信息可以说是纳税人财产的附加产品,由此,纳税人隐私权也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了宪法公民权的特征。
第三,税务信息以财产信息为主要内容,具有一定商用价值和财产属性。税务信息遭受侵害不仅造成纳税人人格的透明化,更增加纳税人对于财产权的不安,从而失去对税务机关的信任。而加强对税务信息的保护,能够促进纳税人对纳税义务的自觉遵守和税收监管的主动配合,实现税收征管的高效与和谐。

我国目前对于税务信息保护的立法主要有:税收征管法第八条、实施细则第五条,以及国税总局三个部门规章。存在着很大不足。
首先,税收征管法和实施细则的规定过于原则化,而国税总局的规章效力层级比较低,只能从税务机关内部信息搜集、保管和查询等管理制度上进行规定。因此,在缺失基本立法的情况下,包括税务信息的范围、收集程序、公开的界限以及违反保密义务的法律责任等纳税人隐私权保护的基本制度在我国基本上仍属空白。
其次,上述法律文件对于税务信息的保护构成纳税人保密权而非隐私权。纳税人保密权体现税收义务本位,淡漠纳税人的主体地位,不能体现对纳税人个体权利的积极保护。实践中美国日本等国家的立法经验也表明,对税务信息的保护是自然人隐私权的进一步延伸。

下面是文章的主干部分。美国纳税人隐私权的保护制度。它的基本规范是是现行《联邦税收法典Internal Revenue Code》第6103条税务信息披露的规定。
6103条a款首先明确了税务信息保密为原则,公开为例外的基本立场。其次,c-o款规定了允许披露的11种例外情形及具体披露规则。最后,p款还对税务信息披露的程序、备案,技术、管理和物理上的安全保障措施等做了详细规定。

在允许披露的情形中,选择纳税人许可规则的原因是实践中它是最容易被滥用的部分。一旦税务信息披露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信息的需求者便很容易通过纳税人许可来获取相关的信息,而纳税人不提供许可就不能获得相应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因此纳税人的隐私权非常容易受到侵犯。我国08年《涉税保密信息管理暂行办法》对于税务信息允许公开的规定中也包含着这一项内容。
美国信息披露的许可制度规定税收法典6103条(c)款中:
纳税人许可首先应符合联邦税务局规章所规定的要件和要求,其次必须在纳税人请求的必要限度内,并且不得损害联邦的税务行政管理。
这是一个原则性的规定,这里提到的联邦税务局规章中规定了该部分制度的具体规则。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纳税人直接许可和间接地就某项税务问题请求帮助或建议时的具体披露规则。
第二,是在电子申报环境下,以及联邦与州的联合申报环境下的许可披露规则。
第三,是对相关概念的界定。
以上是纳税人信息披露规则的成文法渊源,同时该部分制度在司法实践中还产生了丰富的判例法规则。在文章中选取了其中的一个代表性判例。案件的背景是原告在申请联邦政府的福利金时,被要求签署一份通知-许可表,来允许社会保障机构使用其税务信息进行申请人的资格审查。法官经审理认为,这一“通知–许可表”首先没有列明纳税年度的要求,违反了财务部规章中对于许可文件的规定,,其次,不符合6103(c)纳税人许可明知且自愿的立法目的,依据该表的税务信息披露是违法的。
经过以上的分析,美国纳税人信息披露许可规则为我国立法的完善提供如下借鉴:
首先,在设计允许披露的情形时,必须进行利益衡量。只有在对信息的需求超越了对纳税人隐私权的关注及对自觉遵守纳税义务的影响时,才能够允许税务信息披露。
其次,不能将纳税人许可作为一个“口袋条款”来规避税务信息保密的基本规范。应明确禁止空白或无期限的许可文件。
再次,针对实践中在缺乏明确法律依据时转而寻求纳税人许可的情形,必须确立许可明知且自愿的基本准则,同时还应当对依据许可的程序及信息的使用进行严格限制。
最后,对于我国纳税人隐私权保护立法的完善有如下几方面建议:
第一,确立以纳税申报为核心的征管模式,使纳税人居于税务信息收集、处分和提供的中心,最大限度地减少税务机关对个人隐私的侵入。在此基础上,税务机关获取税务信息必须符合税收征管目的。
第二,完善税务信息披露的基本制度和程序。加强管理和使用环节的保护,严格限制税务信息的披露。并从申请、审核与使用的限制等方面完善税务信息披露的程序。
最后,在纳税人隐私权保护的基本立法建立之后,理顺与部门规章之间的关系,形成以基本立法为主干,国税总局的部门规章为其衍生枝蔓的立法体系,进一步充实制度规范空间。最终形成纳税人隐私权保护系统而完善的制度规范。

以上就是我的文章主要内容,请各位老师和同学批评指正!

 

 
 
Jone20,2011
 
 
 
 
 
 
  Copyright 2007, http://www.asia-tax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4 WeiJinLu,NanKaiQu,TianJin,China(300071) / Tel:86-22-2350-1400 / E-mail: gpyang@nankai.edu.cn